什么网有湖南幸运赛车
首頁 > 教育 > 正文

盲生,美好未來可以觸摸到
2015-11-18 10:30:20   來源:中國鄭州網   評論:0 點擊:

  聽盲杖敲擊地面的回音辨別方向,僅用兩天時間,黃鶯就可獨自去2棟教學樓、6個食堂和學校超市、校醫院及銀行等地方了。  黃鶯是今年武

  聽盲杖敲擊地面的回音辨別方向,僅用兩天時間,黃鶯就可獨自去2棟教學樓、6個食堂和學校超市、校醫院及銀行等地方了。

  黃鶯是今年武漢理工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的一名新生,像普通剛入學的新生一樣,對自己的大學生活既充滿了向往,又比普通新生更忐忑,因為她是盲生。

  “大家會不會覺得我不一樣?會不會排斥我?學習能否跟得上?”入學前,這些問題一直縈繞在黃鶯心中。不過,她擔心的這一切都沒有發生。

  10月14日,黃鶯正式上課了。與同學上一樣的課程、在同一個教室,這種跟普通人一樣的感覺,讓黃鶯非常開心:“我在大學過得很好。”

  比起同情憐憫,盲生更需要理解和尊重

  “我們從來不說幫助,只說協助,因為這是你自己該做的事,而不是我該幫你做的事。”楊清風是1+1聲波·視障伙伴中心總監,在黃鶯剛進入武漢理工大學時,包括他在內的北京1+1視障伙伴中心來了3個盲人,手把手對黃鶯進行“校園環境適應訓練”:定向行走、盲杖使用、自動取款機取款、過天橋、翻譯電子書教材……

  “盲杖使用是一門技能,黃鶯必須掌握這項技能。”在楊清風看來,大學成長不僅是文化知識的涉獵,“我們希望用一些時間,幫助他們在社會融入、認知能力、職業規劃、自我發展上都有所提升。”

  黃鶯也十分珍惜在大學學習的機會,除了日常的學習,她還參加了校學生會新聞中心、青年志愿者協會、演講與口才訓練等社團組織。在青年志愿者協會,她協助協會人員給盲人講電影、策劃盲人互動游戲、組織義賣;在新聞中心采編部,她努力提升自己的寫作能力,培養溝通交往能力;在演講與口才社團,由于從小就喜歡唱歌、演講,她想當一名主持人。

  黃鶯是今年首批參加普通高考并被錄取的7名盲生之一。教育部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,2015年,全國共有6個省份的8名盲生參加高考,其中7人被普通高校錄取(6名本科、1名專科),1人落榜。錄取考生中,兩名藝術類盲生分別被錄取到中央音樂學院和天津音樂學院。黃鶯的高中同學鄭榮權,則被溫州大學思想政治專業錄取。

  “盲人只是視覺有障礙、需要一些特殊幫助的‘普通人’,他們不需要同情和憐憫,而更需要理解和尊重,受教育是他們應有的權益,享受合理的便利也是他們的應有權益。對于政府和教育部門來說,這不是做慈善或者獻愛心,而是依法落實和保障他們的合法權益的問題。”中國盲協副主席兼秘書長李慶忠說。

  因為高考開放,盲人可以去大學讀書

  2010年,黃鶯15歲,在家鄉寧夏特殊教育學校讀完初中后面臨抉擇——寧夏特殊教育學校沒有高中部,與她同齡的學生基本都去學針灸、按摩了。

  “我不想學推拿。”黃鶯告訴媽媽。“我也不想讓她學推拿。”黃鶯的媽媽說,“我和她爸爸都沒有什么文化,我們想讓她讀書,能讀多少是多少。”

  黃鶯的媽媽覺得女兒很幸運,趕上了新政策出臺盲生可以參加普通高考。如果沒有高考,黃鶯讀完高中后,基本上會成為一名按摩師。

  記者了解到,盲生一直盼望開放高考。在楊清風看來,因為高考開放,盲人可以去大學讀書,盲人基礎教育的的質量也會提高。

  我國視障教育發展很快,取得了巨大成就,但也存在著較多問題。李慶忠分析,首先,由于家長理念不到位、對早期教育的干預不足,使盲生受教育普遍較普通學生晚;其次,學前教育入園率較低,盲童很難進入普通幼兒園;再其次,在義務教育階段,存在隨班就讀質量不高、盲人職業教育渠道狹窄等問題。

  “過去,沒有高考,盲人在基礎教育階段的壓力并不大,教學質量不高;家長也沒什么盼頭,對孩子的期望就是安全、有口飯吃。現在,學生想上大學,家長也有了盼頭。但要達到普通大學的錄取分數,基礎教育的質量還要提高。”在楊清風看來,高考對盲人教育質量的提高起到了“倒逼”作用。

  盡管開放了高考,但盲人的報考熱情似乎并不高。中國殘聯發布的2014年中國殘疾人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,我國視力殘疾人有1263萬人,開展高中教育的全國特殊教育普通高中班(部)187個,在校生7227人,其中盲生1054人,而2015年報名參加普通高考的盲生僅有8人。

  據鄭榮權介紹,2014年河南盲人李金生報名高考成功后,青島盲校就開始征集高考志愿,當時他們兩個高中班26個人,有7人報名,最終只有3個參加了高考。

  “今年第一年,在盲人中心里還有一個敢不敢的問題,很多人思想比較保守,不敢考,還是去考單考單招了。”楊清風分析,此外還有考不上怎么辦的壓力,以及知識準備不足的問題。

  “第一年正式開放高考,報考情況已經不錯了,7名盲文考生和數百名低視力考生參加普通高考并被錄取。”在李慶忠看來,教育對盲生的意義比普通人重要。

  “教育是實現社會化和個人發展最重要的途徑,是盲人實現自立的必要途徑,沒有教育,很多盲人可能成為真正的‘殘廢’,無法獲得有尊嚴、有質量的生活,更談不上發展。”李慶忠說。

  盲生就業,大有可為

  黃鶯和鄭榮權是第一批被錄取的盲人考生,4年后將面臨就業問題。怎樣跟普通人一起工作、怎樣做好工作、怎樣適應職場,都是第一批畢業生即將面臨的問題,也對后續盲生參加普通高考有很大的示范作用。

  “這些學生當然希望探索出一些新的就業出路。但是,作為‘先頭部隊’,黃鶯他們注定要面對很多挫折和困難。”李慶忠介紹說,推拿和音樂是目前國內盲人的主流專業,但實際上范圍不僅限于此,低視力盲人一般專業選擇范圍較廣,“而且從國際經驗來看,盲人可以學習的專業很多,包括自然科學和人文、工程學科等”。

  “在國外,盲人做秘書、教師、搞研究很普遍,我們的盲人為什么不行?關鍵是你想做什么,以及有沒有膽量做。從盲人的職業前景來看,他們更適合做一些用腦的、高級的工作,我們需要有專業知識和技能的盲人。”楊清風從社會機構的角度分析了黃鶯的就業前景。

  楊清風認為,一些盲人社會服務機構,包括政府機構,都需要具有專業技能的盲人社工。數據顯示,截至2014年底,全國共有各類康復機構6914個,各類康復機構在崗人員總數達到23.36萬人,其中視力殘疾康復機構891個,占比近八分之一;此外,在市轄區和縣(市)開展的社區康復服務工作也需要大量的社區康復協調員。

  據楊清風介紹,在國外,普通人考盲人社工證,必須閉著眼睛走100個小時,才能知道怎么教盲人。因此,像黃鶯這樣的受過專業教育的盲人,未來就業不用擔心。“同時,在批量培訓外,還應探索一對一、個性化的盲人職業培訓”。

  李慶忠認為:“盲人考取普通大學是社會進步的表現,目前對他們提供怎樣的支持是一個新課題,需要盡快研究,總結經驗,建立視障高等融合教育的支持保障制度。”

  《中國教育報》2015年11月18日第1版

相關熱詞搜索:盲生,美好未來可以觸摸到

上一篇:【文字】想念奶奶取暖用的火盆
下一篇:甘肅將為農村幼兒園教師建周轉房 納入保障房范圍

分享到: 收藏

精華推薦

右側版權信息

凡本網注明"來源:中國鄭州網" 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鄭州網,轉載請注明"來源中國鄭州網"。

凡本網注明 "來源:XXX(非中國鄭州網)"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版權聲明 | 招聘信息 | 供稿服務

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 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  國際聯網備案

 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 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 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

  [email protected] www.brmbb.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出版機構 ICP備1602369516號-1

  聯系網站:[email protected] 違法信息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什么网有湖南幸运赛车 江西时时彩今天开奖号 海南体彩4十l开奖号码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推荐号码 大乐透真有人中大奖吗 广东十一选5大小走势图 时时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投注彩票app 甘肃公安政务服务平台登录 彩票的具体套利方法 今幸运农场走势图